凯恩斯主义的恶果:主权信用危机

凯恩斯主义的恶果:主权信用危机

我们在前面的《凯恩斯主义的恶果:祸国殃民(一)》的批判性分析与客观性论述中,已经基本了解与知道了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祸国的本质性原因与实质性结果,其根源性因素与论述的结论是:

 

  1、国家政府经济主体不能够作为社会经济主体存在

  2、国家政府经济主体没有信用保证基础与财富来源保障

  3、国家政府的债务信用保证主体与偿还主体仍然是全体国民 国家信用是虚构的一种社会经济信用

  4、国家政府经济主体的财富来源的实质

  5、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实质是:祸国经济学。

  通过前面的一系列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批判文章我们同时知道与了解了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社会性经济学危害:滥发货币--过剩经济--泡沫经济--投机性投资泛滥--有效性供给仍然不足--通货膨胀--物价快速上涨而难以控制--社会经济成本进行不断加大--国家政府的社会保障投入负担随之水涨船高--政府加大财政税收力度--社会实体经济负担加重--生产经营成本加大--产品价格上涨--物价继续上涨--民生更加艰难--政府加大补贴--政府财政赤字加大与入不敷出--继续增加货币供给、加大政府债务、加强财政税收调控、利息调节--社会经济成本进一步加大--进入新的恶性循环---。

  在私人垄断资本主义(亚当斯密经济学)开始转变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情况下这样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程咬金三板斧,在一个国家的社会经济总量不是很大,并且是在逐步:温水煮青蛙的状况之下渐进性实施这样的社会经济策略时,是难以引起显而易见的社会经济危机与难以破解的社会经济困境的,特别是在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们的不断“完善”经济评价指标与想方设法的“调节”国家政府财政赤字警戒线与国家主权债务警戒线的:人为安慰性、麻痹性或者可以称之为:忽悠性的“警戒线”“危险线”的不断提高,我们在自我安慰的“经济指标”的“权威性经济学思想理论”的忽悠之下,加上客观现实的国际性经济一体化的国际性大生产、大流通、大循环的状态下,是可以通过国际性贸易往来去不同程度的进行:通货膨胀的输出与经济困境的转嫁(西方国家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与不断实践者,这是货币霸权主义的必然性结果)来进行挖肉补疮的债务维持与保持一定的社会性:GDP性质的虚假繁荣的“经济增长”的,一直到一个无法掩盖的社会性危机与整体性、系统性社会经济困境在全世界普遍性、全面性出现以后,世界各国政府实在无法继续用: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三板斧的“灵丹妙药”来继续进行:“宏观调控”的时候,一切就真相大白的暴露无遗了。当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一切办法对于现实的真相都是无济于事的时候,全世界才如梦初醒的知道:无计可施与茫然无措的现实危机与困境、难题已经是:病入膏肓与无可救药的了。

  这个无法掩盖的社会性经济恶果是什么呢?就是:国家主权信用危机!

  这种恶果是如何在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指导与主导之下产生与发展的呢?我们清楚了这个过程与进展状况,就知道了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思想理论体系对于现实的世界性普遍性国家主权信用危机的不断恶化与无可救药的因果关系与决定性作用了。我们就开始进一步的客观性分析与理性批判吧!

  凯恩斯主义必然性导致主权信用危机的几个原因

  什么称之为:国家主权信用危机呢?

  实质就是:国家债务额度过于庞大引起的国家偿还债务能力的信用度危机。是一个国家与地区最高级别的社会经济信用度危机。

  国家是拥有主权的社会集合体,国家是主权的载体,主权是国家的核心,国家政府如果作为一个实质性的社会经济主体,就必然性产生国家经济信用度问题,而这样的经济信用度的实质性信用度抵押品就是国家主权,就是这一个国家的全部的主权要素与经济资源作为抵押品而得到的社会经济意义上的:国家经济信用度。也就是我们现实的:国家主权信用,它的判断标准就是:国家主权信用评级。即一个国家地区对于社会经济债务的偿还能力的评价等级,如果评价等级过于低,就说明这个国家的政府债务的偿还能力产生严重性不足,甚至于失去偿还能力,进入了危险状态,就称之为:国家主权信用危机。当然就无法继续在国际性金融市场与债券交易市场继续融资以维持与保证国家机器的正常性运作,紧接着就产生:政府危机--社会危机--国家生死存亡危机--国际性危机--人类危机!!!

  一、凯恩斯主义经济学造成国家主权信用危机的制度性与社会经济体制性原因

  我们知道作为货币主体经济学(即资本主体经济学)的现实主流经济学思想理论体系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它的:增加货币供给的第一板斧是不会产生国家主权信用危机的,仅仅是货币泛滥--通货膨胀--物价上涨--民不聊生--社会动乱这样另外一种形式的国家政治危机与政权更替的危机,就象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没有在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构建产生以前的私人资本主义时代一样的改朝换代的更替而已,不会产生社会经济意义上的国家主权信用危机,即:国家政府不会成为社会经济的债务、债权人与经济信用人(国家:实质性是一个放大了的:人,不同数量的人民共同组成的:大写的众合之人而已)。不会产生由于政府经济债务过于沉重,失去债务偿还能力导致政府信用度危机之原因导致的国家主权有着必然性联系的息息相关的一系列更加一种新的危机与困境。就如同旧中国的蒋介石政权一样的状况,最后是在私人垄断资本主义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经济状态下官逼民反的失去政权,而不是由于政府主权债务危机问题的社会经济信用度危机失去政权。

  正是因为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思想理论体系的:国家主体实质性经济体的制度性构建与实质性经济信用的运作,使国家政府成为一个实质性的经济债务人与债权人,成为了社会性经济信用的实质性主体,当然就有了国家社会经济主体的社会经济信用度问题与债务偿还能力问题了。不成为社会经济的实质性主体,国家政府就不可能成为社会经济的信用主体与债权、债务主体,国家主权债务危机就不可能产生与在日益恶化状态下的社会经济信用度危机与困境了。

  实质是: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思想理论体系是把国家政府作为一个独立于社会经济体系中的放大了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经济人”来构建与运作的。当然就具有亚当。斯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经济人”的一切权力、权利与义务了,只不过是放大了的以主权为经济信用度保证的国家政府“经济人”罢了,必然性也与私有制与私有化条件下的:自然人、企业法人等等私人“经济人”是多元化对立状态下的各自为阵、各自为政、各自为战:自负盈亏的,甚至于是敌对状态下的:利益最大化的主权信用为保障的:同类项同样性质的“经济人”了。成为债权国与债务国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与私有化企业、个人之债权人与债务人就没有本质性区别了。

  这是凯恩斯主义经济学造成国家主权信用危机的社会经济制度性与社会经济体制性原因。

  二、凯恩斯主义经济学造成国家主权信用危机的社会经济机制性原因与经济模式因素

  而他的第二板斧:政府财政赤字扩张性投资、国家债务投资刺激性政策就是正常国家主权信用危机的:社会经济机制方面的根源与本质性原因。

  由于我们在前面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批判的一系列文章中,已经知道的客观性事实与实质性原因:国家政府,特别是西方国家在没有实质性社会实体经济体的情况下,国家政府的财政税收基本就是国家政府的唯一主体性经济来源与主权债务偿还的信用“抵押品”。国家的所谓政府投资的资本金来源,基本就是:扩大财政赤字、加大政府债务额度。而且是不断的这样的“刺激性财政政策”,就是不断的扩大政府财政赤字的规模、不断的增加国家政府的主权债务额度,一而再再而三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这样的“馊主意”方式与方法条件下,在收入有限性与支付无限性的日积月累中,国家政府这个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主权“经济人”的财政赤字必然性日益增长与不堪重负,主权债务额度必然性不断增加而且是有增无减的积重难返,最后就必然性导致国家政府主权信用的偿还能力急剧下降,从而造成:债务违约,导致主权信用度下降与信用度评级下降,造成国家债务的融资成本相应增加,恶性循环之后就造成最后的再融资困难的主权信用债务危机了。

  这是因为:国家政府这个资本主体市场经济的主权“经济人”的收入是有限性的,仅仅只有三种来源:

  a、货币发行 b、政府债务 c、财政税收。(中国政府还有国营企业的利润收入来源与国营企业的税收保障性收入来源与土地使用权转让收入,这些收入来源现实的西方国家是基本是没有了的。)。

  其货币发行来源实质是:货币政策性来源。

  这个方面国家政府是没有性合法性收入的,甚至于同样承担通货膨胀的苦果与社会经济成本不断增加的压力与困境。通货膨胀越严重、物价上涨越居高不下,其压力、困境、危机越增加,基本与社会其他“经济人”是同步承担,没有本质性区别的。

  政府债务收入实质是:政府财政政策,即财政赤字政策。

  这实质是一个借钱投资、亏损性质的、入不敷出的、预支未来的、自己挖坑自己填的、自己可能埋葬自己的:黑洞式陷阱性质的借贷方式的“收入”。实质是借钱带来的虚假收入与负收入、赤字性收入而已。这种“收入”越多,主权信用危机的可能性与严重性就越来越大!

  财政税收实质是:政府财政税收政策,这个方面的具体收入与全社会现实与未来的经济发展状况的繁荣与疲软,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因此是一种不确定性收入额度的不稳定性收入来源。经济繁荣收入上升,经济疲软收入下降,所以是不确定性收入。

  由此可见,国家政府这个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经济人”的实质性收入就是屈指可数的财政税收的不确定性收入了,而他的支出就是只能够不断增加,而难以有效性减少,是不得不随着国家事物的增加与通货膨胀不断加剧被动型增长的无底洞陷阱式支出负担。收入是有限性的、不确定性的、来源是不可靠性的:弹性收入,而国家政府的现实财政支出基本都是刚性的,比如:国家机器的各个系统的运转支出,战争与社会稳定保障支出、社会保障性民生福利支出、通货膨胀社会经济成本增加物价上涨带来的被动型支出、国际性事物的义务性支出等等不一而足,收入有限而支出却是无底洞,结果就是:财政赤字积重难返、主权债务信用度崩溃的主权信用危机了。

  十分明显,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思想理论体系与方法论体系在构建国家主体“经济人”的运行机制与经济模式的时候,制定的理论性与实践性运作框架严重性压缩了国家政府的财政税收与其他有效性收入的“利润”收益(即剩余价值)空间,仅仅只有财政税收政策性收入这样的“华山一条路”,而在国家政府社会性支出方面就是没有制约性控制的无底洞支出与负担之空间。如此一来,一个收入有限性,而支出基本是无限性的:国家政府“经济人”不亏本经营,造成债台高筑的债务危机与艰难困境就真正是:实在难得的绝无仅有了。这样的经济机制与运行模式不出现债务危机是不可能的,而越来越严重性的债务危机是必然性的!作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社会经济主体的国家政府“经济人”的主权信用危机就是难以避免的必然性结果了。

  用现实时髦的话说:这不是坑爹吗!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在坑国!

  三、凯恩斯主义经济学造成国家主权信用危机的投资方式与方法的因素

  我们知道,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社会经济制度、经济体制与经济机制条件下,国家政府是不能够直接性参与社会经济实体经济运行与独立经营营利性的企事业实体的,仅仅能够投资与运作公益性与半公益性的企事业实体,这样一来,政府的任何投资经营性实体基本就是:社会慈善事业性质的非营利性投资与公益性服务了,而且必须是公开化运作,完全的商业化与投资利润最大化是难以实现的了,这样一来,指望国家政府的资本金投资产生经营性收益与利润(剩余价值)来偿还政府债务与减少财政赤字就是不可能的了。这是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与社会经济制度的决定性作用的决定性结果。

  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政府财政赤字扩张与国家债务的融资资本金投资任何社会经济领域都必须符合这样的制度性与原则性法律规则。这样一来,国家政府这个市场经济“经济人”运用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这些方式与方法:借钱融资与债务投资都只能是:保本“生意”,绝对性不能够成为营利性生意,所以,指望这样的:寅吃卯粮的借钱模式“千辛万苦”背负债务负担与偿还压力的资本金盈利而利益最大化,以加快还本付息的进度与加强债务偿还能力就是根本行不通的死路一条了。而且,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方法论甚至于是振振有词、苦苦相逼的让国家主体“经济人”不断借钱与融资,以维持“GDP忽悠”的“经济增长”。这不是逼良为娼、逼人借债的挖坑埋人吗!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在逼迫国家政府不断借债的制造主权债务陷阱!

  政府“经济人”融资借钱是“千辛万苦”而且是:经济学权威理论的不借不行的非借不可。

  还债是举步维艰、限制重重、积重难返的债台高筑,不得不饮鸩止渴的继续举债度日----。

  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这些“馊主意”给国家政府这个社会经济主体主权“经济人”设计的这些“融资”模式、投资方向、方式、偿还办法都是环环相扣的:社会经济绊马索与“连环计”。最后就是必然性的财政赤字危机与国家主权信用危机。国家主权信用成为垃圾级别,告借无门的发生政府“关门歇业”的政府停摆结局。

  欧洲西方国家的现实普遍性国家主权信用危机与潜在性的美国、日本、等等一切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国家的随时可能爆发的国家主权信用危机,甚至于我们中国这样的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模式的国家的潜在性主权信用危机的客观事实都证明了这样的必然性结果。

  这不是挖坑坑爹的:经济学阴谋论吗!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在不断挖坑让政府主权“经济人”自己活埋自己!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依据现实的世界性客观的全面性、普遍性国家主权信用危机的事实与理性的剖析得出以下一下基本性结论:

  一、国家主权信用危机是隐而不发而最后爆发的:无法继续掩盖的社会经济恶果。

  二、凯恩斯主义经济学造成造成国家主权信用危机的制度性因素、体制性因素是:构建了国家政府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社会经济主体的主权“经济人”,在资本主体市场经济社会制度与社会经济制度条件下,在私有化私有制制度性框架下,必然性造成多体化的对抗性社会经济系统的冲突,政府主权“经济人”就必然性成为自负盈亏的资本化债务“经济人”,从而为政府财政赤字危机、债务危机与主权信用危机埋下经济学基础之上的债务隐患与主权信用危机隐患。

  三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经济学构建、机制性设计与经济模式因素是造成世界性、普遍性国家政府主权信用危机的关键性因素与“馊主意”办法。收入的有限性与支出的无限性是造成必然性国家主权信用危机的核心要素。这样的经济学构建与数学模型的设计无疑是:请君入瓮的设计陷害国家政府“经济人”的:坑爹经济学(坑国经济学)!

  四、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政府主权“经济人”主体的投资方式、投资领域与不可能利益最大化盈利加大偿还能力的方式与方法的构建与设计,与不得不饮鸩止渴、恶性循环的经济学陷阱的致命性缺陷,就必然性造成积重难返与愈演愈烈的国家主权信用危机与社会经济困境。

  总结性结论就是:

  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是造成国家主权信用危机与社会经济困境的根本性原因与经济学基础!

  现实中,全世界各个国家仍然在继续实施: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坏主意”与自寻死路的:QE政策,不能不说是愚昧无知与穷途末路的垂死挣扎而已。结果如何,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可以看到了!

  我们就拭目以待的观看美国人与欧洲人的QE政策的最后的疯狂表演吧!这同样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最后的疯狂表演!

  结果必然性是死得更悲惨而已!

  “上帝想让他灭亡,就必然先让他疯狂”这是客观世界的真理!

来源:易汇资讯   作者:夏绍春



来源:未知